2005-11-13

三味食堂-排隊的威力

在小A的強力推薦下,我跟他以及草苺就到西門町貴陽街與康定路交叉口附近的三味食堂用晚餐。那邊的公車站牌寫著祖師廟,可能那附近有什麼祖師廟的景點吧。我們遠遠就知道快到了,門口排隊的情形實在夠誇張。waiting list已經寫到第三張了。對於我而言,吃飯要排隊這種事情來了台北那麼久還是不習慣,只要說要等待,我絕對換別家,上次去知多家,也是想到要等待就受不了改去吉野家了。但這次想說走了那麼遠的路,附近也沒什麼吃的,所以還是呆著吧。 他的旁邊是家泡沫紅茶飲料店。我就說他的生意絕對好,光是靠這些等待的客戶就可以賺不少了。等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我們了。不知道是不是等太久覺得要拼夠本,我們幾個都在旁邊的飲料店買飲料了,但點菜的時候,似乎預算無上限,也不考慮我們的食量,點了小A強力推薦的握壽司、然後生魚片、雞肉唐揚、炒烏龍、炸豆腐、烤雞肉串、兩份鰻魚手卷、一份海膽手卷。本來還要點份炸蝦的,後來想想好像不少了。因此就先這樣吧。 結果第一盤握壽司來的時候,我們就懷疑吃不吃的完了。又大又厚的魚肉片把醋飯全包起來了,用筷子還夾不太起來哩。魚肉是很新鮮的,一口吃不完。我因為常看料理東西軍,來賓看到有海膽(ウニ)就喊個不停,因此這次特定選海膽手卷吃吃看,但我吃海膽第一口的感覺是沒滋味的東西,只是覺得有泥膏狀的東西滑進嘴巴,是有點後悔的點了這個,一個還要100元耶~我有時候會懷疑日本料理中手卷到底是貴在哪裡?如果是因為主料的關係,我覺得也賣太貴了,因為其他的配料像海苔、醋飯、柴魚片等應該也不貴才是。其他雞肉唐揚等都很好吃喔~只不過我們都不是那種吃很多的人,所以真的很撐。到了買單的時候我就很擔心會不會點太多,結果才900~實在真令人驚訝。不過我們也吃多了,因為我們三人就九百,而小A上次六個人也才1200,就知道我們點超多了 這次點菜我覺得有點失敗,有了握壽司其實可以不用點生魚片,手卷大是大,但覺得沒有那個價值。除卻這兩項東西換炸蝦的話,我相信會更好。

2005-11-01

南崁蚵仔煎

目前雖在南崁上班,但下班就是趕忙回龜山住處。面對比龜山華亞地區熱鬧十倍有餘的南崁街,倒是沒有多加閒逛,只有常去台茂購物中心而已。 但最近開始想要好好地認識這個地方,因此詢問同事有關附近好吃的地方~之前有跟綠漪到一家涮涮鍋,料好,湯頭也好。下次有機會再去的話再來介紹。 今天是跟同事問了哪家店好吃特地去的。這家店位於南崁南山路與南崁路交叉口附近,在南崁路上。感覺久遠的泛油招牌上沒有店名,只有販賣的小吃名稱。進去後生意蠻好的,但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到菜單,也因此不了解價格,觀察一下,老闆只賣三種東西-蚵仔煎、花枝羹跟炸雞排,前兩種還蠻配的,但跟雞排就很難聯想在一起。。因為三種都吃負荷不了,因此點了蚵仔煎跟花枝羹。 嚴格說起來,蚵仔煎跟花枝羹用料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蚵仔、冬蒿、蛋皮...淋上甜醬,這就是一盤蚵仔煎。應該是他用料實在,份量也夠,麵皮伴到沒有麵粉味,適當的麵焦增加口感。而花枝羹的味道很足,黑醋酸酸甜甜的味道,伴遊在濃郁的羹湯裡,並包覆著嚼勁十足的花枝條。吃來算是評價很高了,最後結帳時花了八十元,猜測應該蚵仔煎50元,花枝羹30元吧。隔壁桌一群年輕人都是點炸雞排與花枝羹,或許這樣配起來也很對味也說不定。 其實很多有名的各地小吃用料真的不特殊,有名應該來自於以誠心作出的味道令人懷念。前陣子到大溪遊玩時,為了找一家麵店在老街找了好久,但不就是碗陽春麵嗎!又我二姐說,他到每個地區都會到該地的菜市場逛,因為依照經驗來說,好吃的小吃不是在市場就是在廟口,這話聽起來也是很有道理的。 另外跟我娘的買賣哲學不同的是,很多賺錢的小吃賣的都非常的單純,不僅備料容易,也可以保持原味。比方說台南安平一家冰店,全店只有賣粉圓跟綠豆湯~生意好的不得了,而現在這家店也只有賣這三項東西。我娘的哲學就是提供越多的東西越好,可以讓客戶吃到多樣的東西,只是這樣準備起來非常的累,客人也常無所適從,很多東西都是限量供應。不能說孰好孰壞,只能說人都以自己的理念來做事。

2005-10-19

[轉載]我的路

最近,有個朋友寄來他最近的心路歷程。 做了一個很令人出乎意料的抉擇,當然這樣的抉擇旁人是很難以理解的,也極力勸阻。 不過仔細想想,旁人的理由不外乎沒前途、沒規劃...... 我在想,這樣的制式思考是因為一個「怕」字嗎? 怕沒辦法應付未來的變數,怕在旁人的眼光下抬不起頭來 如果除去物欲,除去對於未來未知的驚恐, 不知道是否也想要做些自己所喜歡的事情呢? ==================================================================================== 曾經,我最拿手的,就是在庸乏的現實裏,另外闢建一個愉爽的 世界,並且樂在其中。 一度,我隱匿本心,規避自我,以為世間只有一條唯一的道路, 只有順應那條軌線,所有的尊嚴,才能得到核准。 如今,漸趨堅實的內在,總算引領起我這一具幾近破敗的身靈, 讓歷時長久的內在革命,揭竿起義。 於是,有了這一篇誌記之文,用以紀念一顆迷失十年的矇盲之心 ,終於甦活。 Enjoy your life. And what's more important, make your life enjoyable. 《我 的 路》 當我下班走出大樓的時候,那初初醒轉的天空,才剛抹上一層光藍。空氣中有略帶潮冷的晨氣,而四周靜得像是可以擠出水來。 我緩緩走在街上,覺得自己像在跟幸福一起散步。 因為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生活也可以如此,工作也可以這樣,我終於不再因為想到要上班而愁眉苦臉,而下班之後,我也不再心力交瘁地坐擁空虛苦悶,我的新工作,它夠簡單,夠平凡,可是在我心中,它很重要。 它讓我的心,與一種樸實又同時巨大的幸福,相伴隨行。 站在紅磚道上,我環顧四周,心裏有無比的熟悉感,因為工作地點的附近,曾是我生活過整整六年的區域。從對街斜望著大同高中的校門,腦海裏回憶翻騰如浪,它的前身──大同國中,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學校,而校園裏的每一處,都有我與今生的至交好友,如刻的足跡。 我總想,必定是因為情份早已生出深固的根蒂,所以即使經歷一番顛沛流離,終究還是要再回到這裏。 這份工作其實是我多次主動聯絡、極力爭取得來的。面試的時候,經理上下端詳著我的履歷,不住地搖頭納悶。她不能理解的是,明明我擁有其他更多的選擇,明明我可以去找其他更有前途更高收入的工作,她不懂為什麼我會如此執意、會願意甘心屈身於這份薪水微薄又不見得輕鬆的工作? 除了工作的內容太吸引我之外,其實我更是看上它的踏實。上班的時候,我不必穿戴縛人的畢挺西裝,也不必搭配氣勢懾人的公事包;出門前我不必擔心遺漏了什麼重要的報表文件,總是在背包裏揣進一本「今古奇觀」就能上路;我不必在工作過程裏,作一些看起來煞有介事、實際上卻虛有其表的事情,更不必讓自己勞累到連朋友的一封來信都沒有辦法好好讀完。這樣的踏實不會耗去我太多無謂的心力,能讓我有更多的精神看書寫字,體驗更多不同的生活,也好好欣賞這個豐富活潑的世界,以及光麗壯耀的好山好水。我總想,那種穿漂亮衣服講好聽話的世界,這輩子我是無福消受了。 而經理恐怕也不敢相信,嚴格說起來,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的自主性選擇,裏面不再有一絲勉強。 一開始教我技術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阿伯,他體形瘦小,氣質溫善,說起話來不僅字正腔圓,還夾有很濃厚的北京氣,更叫人意外的是,相處一陣子下來,發現他的閩南語同樣說得又道地又流利,絲毫不輸給那些以閩南語為母語的人。後來一聊之下才得知,原來早年他的確是從北京過來的,因為過來的時候年紀尚小,所以連閩南語也一併學得根柢紮實。我曾經蹲在老師傅的身旁,靜靜聽他講述回憶裏故鄉的樣子,他迷濛的眼眸裏,好似可以探見清楚的北京街景圖,因為即使已經離開故里五十多年,如今他再說起北大、故宮、頤和園以及天安門廣場,一切場景似乎歷歷仍在眼前。老師傅總是說他自己會的東西不多,以前既不愛念書,還喜好拿錢浪費去打牌,壞毛病一堆,可是每次看他做起事來的那股沉穩熟練勁,總是讓我佩服地在旁邊看得癡傻了過去;老師傅雖然年事略高,可是我總覺得他腦筋的靈光程度,高過我兩萬倍應該是有的了。 我工作的地方,是黑暗世界裏一處高高在上、卻又幽閉嘈雜的小房間,在揮汗工作的同時,我總可以透過不怎麼寬敞的窗格,窺視外面其他人的一舉一動,有時得了空閒,還可以興沖沖又靜悄悄地將自己藏進隱密的角落,一起經歷他們起伏變化的情緒,也一邊偷偷觀察他們的反應,這個部份,真是我工作上難言的神秘樂趣。 可惜的是,我知道,恐怕只有很少數的人,才能真正理解並肯定我所感受到的神秘樂趣,我能想像絕大部份的人,會覺得我這麼做不過只是在浪費光陰,既缺乏遠見,又不知長進,甚至他們可能會帶著憐憫與責備的口吻,認為我讓自己成了社會體制中的輸家,跌進了社會的底層,可是說真的,他們怎麼想,我是真不太在乎。 前一陣子,我有一個朋友,知道我準備求職,於是跟我聊起找工作的事。熱心的他提醒我,千千萬萬要積極一點,要好好為將來作打算,找一份有前景、有發展的好工作。在說完他的一番高瞻遠矚之後,他問我想找哪一方面的工作? 「反正我不會再去找那種你們眼中覺得會賺大錢的好工作了。」我很認真地這麼回答他。 可是他覺得我在胡言亂語,他說:「唉喲你說這是什麼話,說說看啦,你想找什麼工作嘛!」 「我想去幫流浪狗洗澡。」我這回答也不全然是隨口亂說,畢竟之前這個選項並不是沒有認真考慮過。 「非營利事業組織哦?不錯啊!」我沒料到他會這麼說,當下心裏還挺驚訝他居然能理解我的想法,然後他接著說:「要是努力往上爬,坐到非營利組織裏leader的位子,名聲好,而且收入也是很高的……」 不曉得是他接下來的話太難懂,還是我已經開始靈魂出竅了,他再說了些什麼我實在是記不住了,反正我只記得後來我開始隨意順應他的話頭,敷衍附和了起來。我想不通的是,如果一個人是真心有志於最前線的公益活動的話,他真的會在意收入的數字嗎?又如果一個人的目標只是奮力冀求那個leader的位子,他有必要專挑慈善事業嗎? 那次談話之後,我深深知覺到,那位朋友日後必定鴻圖大展、前程似錦,所以在心中我不由得開始慢慢慢慢移步往後退,選擇遠遠遠遠遠遠遠遠地欽佩他,不太敢再輕易靠近。 另外,在好幾個月前,也有那麼一件小事。 當時我看到清華大學對面的光復饅頭店,貼出招收學徒的告示,於是我和另一個朋友說起:「我想要去當學徒,學做饅頭。」 沒想到我那個朋友激動地說:「這怎麼可以,你真去做這種工作,我以後就不再理你了。」 我心裏其實並不太明白,是什麼原因讓他不想跟做饅頭的人當朋友,不過後來當我再經過饅頭店,忍不住偷眼往裏瞄,總會看見饅頭師傅不僅不像完全沒有朋友,甚至旁邊還有嬌美女友相伴,那個時候我的心裏就會浮出幾分寬慰,覺得如果我真的因為學做饅頭而少掉我那位朋友,應該也不是什麼太值得惋惜的事。 實在不是我不愛惜自己的朋友,我只是覺得一定是他們太過優秀,才會常常做出一些超過我智能範圍所能理解的事情。 就像那一次,也是跟著那位不喜歡作饅頭生意的朋友,一起去新竹新橋燒肉店吃晚餐。新橋燒肉不僅肉鮮汁香、美味絕倫,連忙進忙出的服務生都很有特色,他們活力十足、態度親切也就罷了,最讓我欣賞的是他們接到有工作要忙時,那種歡欣熱情的衝勁,好像接下來又得讓身心勞動的差事,是蒙受天主的恩賜似的,也就是那樣的服務和餐料,讓我覺得那晚的晚餐,真是一場身心內外皆痛快的盛宴。 不過我那位學識出色的朋友就是擁有卓絕不凡的眼光,我看見他斜眼睨視了店內的服務生好一陣子,然後開口問我:「哦……所以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這樣端著盤子走來走去而已哦?」 那虛虛浮浮的口氣,讓這句話的比重輕得快要飄上大氣層裏。它散逸進空中的速度太快,我也沒打算抓住那話尾作回應,也就隨著它去。 我只是暗暗痛心,有許多人從小到大一路過關斬將,背著沉重厚實的書包上學念書,一不小心卻也將所有的書都念到了背上去。我更不能明白,面對基層工作人員,為什麼總是有些人可以一邊享受著他們所提供的美好,卻又一邊同時的看不起他們?這裏面似乎總有一種我弄不懂的矛盾邏輯。 其實又能說什麼呢,就連我現在的同事,還不都會丟給我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問題裏也總有他們打從心底對自身工作價值的否定。 「念到研究所你來做這個?不值得、太浪費了啦!」十個人有九個會這麼問,剩下一個沒問是因為工作時間裏還沒機會碰上我。 然後我會微笑著回答:「是啊,過去我把那麼多時間花在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人事物上,真的是很浪費。」 「做這個工作好嗎?」也常有人會這麼問。 「工作沒有好與壞,只有適不適合自己、和做起來快不快樂的差別而已。」我會這麼答。 「你不擔心以後的前途?」也該是現實派現身的時候了。 「前途是什麼?如果它可以保障我內心的平靜和快樂,或許我會多在意它一點。」我心中那個無可救藥的浪漫鬥士當然如此接招。 「這個工作賺不了大錢耶!」開始有人擔心我會養不活自己。 「你可能不曉得我花錢的能力近乎低能,可是存錢的功力卻是一流,而且我很慶幸能讓我高興的東西,通常都不怎麼花錢。」我笑著說。 「你總不能做這個做一輩子吧?」問的人眼光夠遠,看到一輩子去了。 「我以前進銀行的時候,還不是曾經高興得打定主意,以後就要老死在銀行、一輩子賴著不走了,結果呢?還不是沒有。所以,就算這工作我想做一輩子,造化還不一定肯呢!我可不敢再想一輩子那麼遙遠的事情,現在短短幾分鐘的計劃,不可能趕得上一輩子裏會有的變化。」近視很深的我以親身經歷如此回答。 「那你為什麼還要念研究所?」大哉問終於登場。 「這個問題我也已經問自己問了半年多了,除了多得幾個一輩子的好朋友,或許這兩年只是為了讓我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我簡明扼要地回答了這個一言難盡的問題。 而其實,這所有的問題,沒有一題超出我可以掌握的範圍,因為又有哪一個問題,不是早就出現在我與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反覆辯論中,當然,也就早早有了應對的答案,更重要的是,這些答案得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給別人交代。 可是那個年紀比我還小,國中畢業就進社會,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十年的可愛同事,還是如此正經八百地試圖勸告我: 「你如果只是當個暫時性的收入,那我不反對;如果你想把這個當作長久的職業,那我絕對反對。」言談之中,我覺得好像連他自己都有點看輕自己的職業。 於是我也很正經地看著他說:「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發現,你現在所做的,是一份多麼腳踏實地又多麼有趣的工作?在許多地方,跟其他工作比起來,它的確很平凡,很簡單,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的工作為許多人的生活,帶來很重要的快樂?」 說完這些話,我察覺到他的眼睛閃進了一道不一樣的光芒,能夠這樣我感到頗得意,因為我想恐怕從來沒有人提醒過他,他可以這般肯定自己的工作。 那天上班打卡的時候,經理走過來笑著問我說:「怎麼樣?做得還習慣嗎?」 「不太習慣。」我皺著眉頭如此回答。 「怎麼了?還好吧?」經理馬上語露關切地詢問我。 我笑了出來,跟她說:「我不太習慣這麼快樂的工作。」 說完這句話,我看見一個笑開了的經理。 是啊,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生活也可以如此,工作也可以這樣,而如果不是我自己打破心靈上的界限,我不會在滑出軌道之後,看見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遇見另一群生動精彩、有趣實在的人。 於是,當我浸浴在五彩紛呈的晨光裏,雖然肢體疲累,我卻感到平靜安詳;於是,當我走在靜涼如水的街道上,耳裏再次傳來Damien Rice的那首《Older Chests》,我總感覺歌中開闊的弦樂,彷彿在天空中擦化出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裏主角逃獄成功之後的那場傾盆大雨,而我忘情地張開雙臂,狀如飛翔,享受如逢甘霖、重獲新生的暢快。 所以,接下來的每一天,就讓乳牛窩藏在幽黑廳房後方、那個居高臨下卻又狹小悶吵的放映室裏,為大家播放一場又一場的電影吧! 如此熱愛電影的我,一定盡力維護每位觀影者的權益:我絕不會在你還淚流滿面的時候,就啪一聲的把散場燈打開,讓你尷尬得無處逃竄;我一定當當心心地將片尾完整的放完,不讓勞苦功高幕後人員的最後謝幕,被攔腰截斷;我會注意影像的清晰和螢幕的高低,也會在跑片的奔波進出時,小心不打擾到你們;我,悄悄地跟你們一起哭,一起笑。 如果我的工作,可以帶給你們一丁點的快樂,那也會是我最大的快樂,而我選擇的這條路,也就走得值回票價了。 票價?哪裏來的票價,天知道以後我進電影院,是根本不必再買電影票的啊,哈! 2005.09.19

大力水餃工坊(龜山) 食記

在回家的路上,熟悉的街道上出現一家陌生的店面「大力餃子工坊」
以一般的小吃店來說可謂窗明几淨。今天就來去瞧個究竟。

門口有菜單牌,這家店只賣餃子,一看10顆水餃50元,比一般店貴了1元
馬上有打退堂鼓的意思,畢竟我還沒吃過一顆5元的餃子呢!
但是老闆看見了我,開門說聲"歡迎光臨",我這人一來心軟,二來喜歡嘗鮮。
就當做被騙一次進去好了。

店裡是很簡單的擺設,以白色為主調,擺上幾桌黑色的桌椅,感覺很舒服,
尤其是廁所的設計,相當有質感,這是很特殊的地方。

老闆過來點餐的時候,跟老闆稍微聊了一下,原來是自家本來在附近就有工廠
賣生鮮水餃,為了推廣生鮮水餃,因此成立這家店面,並且很自豪的說,
為了開店,之前已經先到台中以北去比較各家水餃店,另外做了不少的實驗,
包含餡料的比例、烹煮的時間等。既然如此,我便點了道綜合水餃,
吃吃看各個口味有何不同跟何以賣的比較貴。

水餃來了,比一般水餃來的大,除了一般的高麗菜豬肉水餃、韭菜水餃外,另外還有特殊的綠茶皮、蕃茄皮水餃、豆沙水餃

豆沙水餃外層麵皮酥脆薄、內餡紅豆沙細緻綿密,甜而不膩,並有一股清香味,一顆12元
麵皮揉入綠茶後,原有的小麥味消失,十分清爽,蕃茄皮則似乎有股甜味。另外內餡也煮的十分爛透
整體感覺相當不錯,值得推薦。
鮮蝦水餃比較貴,所以我就沒試過了。

我曾經也想要賣自家的水餃,我娘做給我吃的水餃皮薄餡多,用料實在。不計成本的放入明蝦,佐以朴瓜(特殊吧!)、豬肉
再以祕方比例調配混合,雖說是自誇,但到目前為止真的無人能比,相信吃過的人應該都這麼覺得。但算一算成本,
一顆竟要12元,這還不算花去的瓦斯費等。只能打退堂鼓,有人會吃這麼貴的水餃嗎?


大力水餃工坊
桃園縣龜山鄉文化二路53-1號
03-3273656

廣告一下~中午只賣生鮮,晚上才有單點喔!

Powered by Zoundry

2005-10-07

PICASA中文版release,Blogger更好用

PICASA被Google買下變成免費軟體後,我也拿來試用。由於介面淺顯,有趣的功能。讓我電腦裡的相片瀏覽軟體從此只剩這套。但偏偏慘虧在他不支援中文!導致中文資料夾、檔名名稱變成亂碼,與Google旗下的其他軟體整合度也不夠。比方說,要必須另外安裝一個分享相片的IM軟體HELLO才能把相片上傳至Blogger.com,而且也不支援中文。因此我只把他當作相片管理軟體而已。 但9/20推出的中文版就不同嚕~當然!既是中文版,之前發生的中文亂碼問題就不存在了。除此之外,我還發現另外一個不同的地方。就是有個BlogThis!的按鈕~ 選定圖片後,按下BlogThis!,自動連結到Blogger.com。然後就像用文字編輯軟體一樣自然地撰寫文章。傳送出去後,WYSIWYG~這真的太棒了!我最不喜歡MSN Spaces的地方在於處理相片的能力。相片上傳的介面很簡單,但上傳後失真的情況非常嚴重,另外寫Blog的時候,選定上傳的圖片也只能顯示小小的圖示,要再點下後才能另開視窗看一張失真嚴重的圖片。要不是MSN Spaces有Messenger通知的功能,現在有這麼方便的介面,早就轉台了。 Google真的發展的越來越可怕了。

2005-09-13

秋高氣爽

人生有這一段時光真的太幸福了。

今夜的風很涼,吹來完全沒有令人神清氣爽。
不像夏風燥熱黏濕,不像冬風寒冷刺骨。
生活沒什麼憂慮,心上沒什麼煩惱。

享受這樣的生活。

Powered by Zoundry

2005-09-12

同學九月聚餐

研究所畢業之後,有個不成文的共識,LAB的成員一個月聚餐一次。但兩年過後的八月卻是沒在辦了,畢竟這是靠大家維持的。若沒有人出面要辦,自然而然也就忙著自己的生活,這聚會也就不了了之了。 之前跟小A、Andrea本來要去吃KMALL樓上的知多家,但是生意真的很好。不能事先訂位,只能現場登記等候補。我想既然如此好吃的話,那麼就來辦一次吧。但這次聚餐的地點就不是在KMALL,而是民生店。選擇這裡的原因是位子比較多可訂位,lippman也說好吃。我不能把握人數,就隨意定了晚上七點,八個位子。 到了當天,由於我早下班,到民生店才六點半。店家看我站在門口就開始聊天,聊到為何定在這兒,我也老實的說本來我想吃KMALL,但這邊位子多。不過後來我想也沒想趕緊補上一句,我同學住這附近,他也很推薦所以我才會選你們這聚餐。後來想想不知道自己為何有此反應,可見平常說好話說習慣了,很自然的化解尷尬。後來我就先入座了。 等同學們來的時候,其中一位同學打來說系統有問題要加班不能參加,早先還有個同學說他很忙也不克參加,還有個被留在大陸不能趕回來。當時我想現在要湊在一起聚餐真的很難了。畢竟每個人呆在一家公司久了,自然而然責任也就重了起來,肩頭上有許多公務要作,可不像一畢業還可以當個小職員而已。 最後來了六個人,不過從每個人的口中幾乎都是他很忙,有忙到晚上十點的,有假日還得去加班的。這麼一來以後可能就沒聚餐這回事了。其中還有好幾個都已經開始準備離職計劃了。讓我想到最近30雜誌有篇文章「轉行正流行」正好呼應我們的心情,我們唸了多年的書,出社會都已經至少二十好幾了,工作個兩三年才發現這份職涯似乎不是自己想要的,但也快接近三十了,心中也會出現一絲隱憂-已經30歲了,如果發現這又不是我要的,該怎麼辦? 「重新開始的確需要勇氣,而30歲比人幸運的,就是重新開始並不嫌晚,30歲是把握勇氣的最後時機!」今年我轉換跑道,就是這樣的心情吧,覺得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了。但也面臨到了轉換跑道所需要超長的學習過渡期,很多不熟悉的地方完全無法抓到重點,導致專案摸不着頭緒。不過我想這樣的摸索最後總是會看清整隻大象的,樂觀的這樣覺得。

2005-08-27

楓之谷

線上遊戲風靡台灣,我卻一點不為所動。一方面是年紀大了~覺得是花時間在遊戲上不如去做些別的。另一方面玩遊戲還要月費,實在不想花這種錢。但最近突然看到朋友的msn上的暱稱說楓之谷,據說免費玩,我也就來試試看。 楓之谷與其他OLG不同的地方,也是他的特色,是2D捲軸遊戲,因此電腦配備不需要很高檔,再來構築出來的世界非常可愛,無論人物、怪物、建築造型都是可愛到不行!所以女性玩家多也是特點。不過我都顧著自己玩,也沒跟其他人交談,因此誰都不認識。 登入後就開始當個初心者,熟悉系統。接著路上一直在打蝸牛、磨菇,沿途NPC給的任務也很簡單,只是去找某某人傳個話,然後回來再講個話就可以拿到贈品。打到要到第一個村莊有NPC開出任務,說要30個藍色蝸牛殼、10個磨菇,這些都是打怪會遺留的寶物,收集完後給那個人就可以拿到禮物。為了這個,我就到處去找藍色蝸牛開刀。好不容易收集了30個,但磨菇要去哪拿啊?一直問人也沒人理我。找的過程中也是一直昇級,最後才發現原來是要打大磨菇才會掉。但掉的機率更少,我就又開始狂打,終於收集完了,興致勃勃的去找那個人,結果他給我ㄧ把長刀,攻擊力+22~啊,我還在拿+5的短刀哩!接下來一出手砍傷的hit數果然非同凡響,嘿嘿。 接著往下個城鎮去,一看這世界也太大了吧!我突然覺得很累,就不想玩了,一看,竟然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天啊,我可愛的禮拜五晚上呀!竟然浪費在打怪上!這遊戲到底好玩在哪邊呢?因此覺得莫名奇妙離開,關上電腦,就去睡覺了~ 果然.....OLG還是適合時間多的年輕人。

2005-08-16

是一種簡單生活的樂趣

原來,夜晚的林口鄉是這麼有生命力。

圖書館坐落於昏暗寧靜的巷弄中,隨意翻翻裡面的書籍,今天也有些收穫吧。

路上特殊造型的街燈,放射昏藍的光芒。

林口運動公園中有一群集體跳舞的人們,也許我該加入他們。

離開電視,原來生活也是多樣化的。

是一種簡單生活的樂趣,是一種自由,一種愜意。

Powered by Zoundry

2005-07-12

桃園觀音賞蓮記

週日(7/10)與前同事到桃園觀音賞蓮。

同事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大陣仗出門了。總共有五台車出門。行前本以為有水果日報的行程規劃加持,應該可以玩的盡興又愉快。但事情就是這麼的不湊巧。那篇規劃可見有跟提到的農場收錢喔!到那邊根本不是那回事~加上天氣炎熱根本無心賞蓮。蓮葉很多,蓮花卻少的可憐,而且很多都是快謝的了。看一下子就膩了,中午吃的蓮花大餐更是難吃的要命!油飯包上蓮葉沒有清香味,只有苦苦的草味。許多菜餚加上蓮子就可以端出來賣,也不管是否真的相配呢?下午找了好久的牛哥哥生態農場更利害,根本是透天厝旁的豬舍圍柵,還要門票哩!再次證明台灣旅遊毫無深度可言。

一下子就結束了這邊的行程,一看才兩點多。只好開一個多小時的車到大溪龍珠灣,那邊有個Tony House Cafe',可以遠眺龍珠灣,景色蠻美的,只是飲料有點貴啊

唉....繼桐花季後又再次被現在的行銷手法給騙了。

p.s. 荷花=蓮花嗎?請看奇摩知識


Powered by Zoundry

2005-07-06

bye bye, Tiffany

昨晚看到小雨的MSN暱稱”bye bye, Tiffany”,我沒有問她為什麼。 前幾天小雨說要告訴我一件不幸的消息,要我做好心理準備。他告訴我Tiffany,也就是我的高中同學,去年檢查出胰臟癌,最近惡化後醫生宣布已時日無多。 Tiffany, 他是怎樣的女孩子呢?高中時候的印象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子,有時候說出的話不見得高明。高中的時候她常被笑平胸,卻也是一笑置之。在作文課時我們常會讚嘆常修銘的文章寫的好,但是看到她寫的東西卻只能搖搖頭,比方來說,要描寫有兩種東西差天差地,人家寫可能是天壤之別,雲泥之分,大小姐她卻能寫成如同自然組與社會組的不同。但我更有印象的是那雙眼眸,黑白分明的雙眼中,泛著晶亮的光芒,我常暗自讚嘆那雙眼睛父母生的好。想一想思緒又回到十多年前同盟路上的高中時期,教室窗外那片泥土地,種著每天打掃時間都會埋怨一次,樹葉掉太多的不知名樹種,但卻又迷戀週六夏日的午後,坐在窗邊仰望,從樹葉間流瀉的陽光與蟬鳴聲。腦海中描繪出下課鐘響後,一群人仍圍在座位上聊天的模樣,當時是多麼的無憂無慮,雖然有聯考的壓力,黑板上每天倒數的聯考剩幾天的字樣,卻也不見得對我們影響有多大。當時候的我們單純好多,不需要去面對這些。 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去年過年回高雄的時候,當時與小雨、她約到文化中心附近的三皇三家聚餐,老同學的情感就是這麼的特殊吧。在此之前我跟她在高中畢業後再也沒見過面,偶然不知怎麼地又從MSN聯絡感情,但始終沒見過面。但是一見面之後話閘子似乎從沒關過,聊同學老師的近況,談到賢仔在遠東FET 21當樓管,談到藺嘯天在福華當客服部經理云云。而我印象最深的卻是問她什麼時候要結婚啊,她只淡淡地說今年是孤鸞年啊!不適合結婚,明年以後再說吧。當時他已經知道患病了嗎?後來她蠻少上MSN,我只當她工作忙,可能沒有時間上。不過只要他一上線還是會M她,跟他講最近生活上不順的地方,沒事還是會提到老問題-要結婚了沒,等你的紅帖啊,現在想起來心中充滿悔恨,雖然由於她不告訴我們她的病情而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說出這些無心之語,卻已可能傷害她了。說也奇怪,或許每個人生活都會遇到一些問題,但與真正面對死亡的人,早已顯得微不足道了。 我很喜歡她擺在MSN上他兩隻愛貓的圖示,不像一般貓的高傲冷漠,老是呈現慵懶可愛的模樣。常常要求去她家作客玩貓,只是她對於她的愛貓吝嗇的要命,都不讓我去。最後幾次聊天,問她貓最近怎麼了,也只說送回高雄了。是該怪我遲鈍,無法從任何的口氣中了解到有一些不同吧。 他們去看她的時候,Tiffany想說話卻已經完全無法說出話來了。我不敢想像那種模樣,我寧願我對她的印象停留在去年聚會的時候。我慶幸在她臨終前有父母姐妹的陪伴,以及男友不離不棄的照顧她。卻也不捨她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心。 bye bye, Tiffany, 一路好走。 最後想送她一首歌,補足她人生的遺憾 Tiffany by 梁靜茹 -------------------------------------------------- 怎麼回事? 突然會? 在意起自己左手的無名指 需要裝飾 些什麼 難道要我提示? 情人節不用慶祝 現在我想要? 那另一種幸福 櫥窗裡那一只銀白色Tiffany的戒指 天使說戴著它就會? 得到祝福 說再多要冷靜要三思也不能? 阻止 我只想在紅色地毯? 跟他跳舞 OH~我願意? 這一句話不停的練習 午後的? 那道陽光? 對著我說不想繼續遊蕩 多自由? 也比不上鋪滿紅玫瑰的白色禮堂 我知道? 愛的形狀? 就在無名指的那個地方 閉上雙眼? 只是想像 穿上禮服自己的模樣 怎麼回事? 突然會? 在意起自己 左手的無名指? 需要裝飾些什麼 難道要我提示? 情人節不用慶祝 現在我想要? 那是另一種幸福 櫥窗裡那一只銀白色Tiffany的戒指 天使說戴著它就會? 得到祝福 說再多要冷靜要三思也不能 阻止? 我只想在紅色地毯? 跟他跳舞 OH~我願意? 這一句話不停的練習 午後的? 那道陽光? 對著我說不想繼續遊蕩 多自由? 也比不上 鋪滿紅玫瑰的白色禮堂 我知道? 愛的形狀? 就在無名指的那個地方 閉上雙眼? 只是想像穿上禮服自己的模樣 午後的? 那道陽光? 對著我說不想繼續遊蕩 多自由? 也比不上鋪滿玫瑰白色禮堂 我知道? 愛的形狀? 就在無名指的那個地方 閉上雙眼? 只是想像 穿上禮服自己的模樣 傻傻看著那櫥窗? 夢在裡面發著光 傻傻看著那櫥窗? 夢在裡面發著光 -- YODA, 記於2005初夏

2005-07-02

明德家聚餐

經過這一兩個禮拜的確認,敲定今天到明德在泰山鄉的新家作客。 明德發揮如同往常好客的個性,準備了好多東西,不過是在這種大熱天吃麻辣鍋。呼呼,有開冷氣就是了。夏天開冷氣吃麻辣鍋,真是奢侈的享受。用料很豐富喔,大白菜、豬肉、餃類、雞心....而且湯頭也很棒。個人覺得是不太辣,但不太能吃辣的同學們就沒辦法了,大家也都是狂喝可樂、綠茶等飲料止辣。在這種大熱天裡,在朋友家吃吃喝喝,懶懶癱坐在沙發上聊天打屁的確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跟這群朋友已經好幾個月沒見面了,由於到桃園工作,以往每個月固定聚餐的慣例我沒辦法參加,加上最近大家的發展都不太一樣,能夠聚在一起也不容易。每個人選的人生,走的路途不一樣,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在一起吃飯,雖然講的都是些沒營養的話,批評電視新聞,聊聊八卦。過程是愉快的。

2005-07-01

桃園IKEA

由於在桃園工作,且明天要去明德家,想要送他入厝禮物,因此準時下班前往桃園的IKEA尋找適合的禮物。 由於路況不熟,所以繞了一個小時才到,其中還是靠綠漪的指點,否則一直走錯路。正常來說應該半小時就到了。另外南崁也有IKEA桃園倉庫,距離上班地點只要五分鐘。但是裡面只能提取在其他店選購的物品,不過桃園倉庫一樓也有瑕疵品及陳列品特價區 ,可以去撿便宜。 IKEA桃園店如同台北環亞店,也是有完整的擺設,不過大多了,而且特色在於內部設有瑞典餐飲區。我在這種地方都可以逛很久,學學傢俱擺設。要來之前已經想好禮物可能送燈飾或是相框,另外也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擺設在辦公室的,因此目標明確,挑的也快,在客廳區的第二個組合便看到那個燈飾,因此差不多就決定是他了。 到IKEA總是那邊看看,這邊翻翻。但到了辦公室區沒找到什麼喜歡的,倒是買了個有趣的鏡子,設計非常的好,手柄部分彎折後可以擺放桌上,扳回來就好像手鏡,柄部有挖空,因此也可以掛在牆上,非常的實用,另外再買個塑膠床邊桌,解決長久以來背包無法收納的困擾,只可惜白色的被挑光了,黑色不是那麼好看但還可以接受。最後再買個相框,以便展示一些有趣的圖片。回家裝起來之後果然房間比較不那麼凌亂了,否則以前上班回來,背包只能丟在地上,怎麼看都很亂。 晚餐也在裡面的餐廳解決,有點類似自助餐,點選自己喜愛的餐點再前往付賬。我吃的是瑞典肉丸,沾醬有兩種,甜的覆盆子醬與鹹味莎拉醬,還蠻好吃的,只是貴了點......

2005-05-16

意難忘之讓我崩潰

本來就不愛看這類的連續劇,但為了當孝子,只好陪我娘看「意難忘」。 本來看連續劇就是為了殺時間,但沒想到無聊到讓我覺得時間過的真久,拖戲也是要拖的有技巧吧? 我當天看到的劇情是,兩方人馬要談判關於砂石場的執照,談不攏的情況下,甲方一號抖出擁有讓乙方死無葬身之地的證據。馬上乙方把甲方一號拉走,並要甲方二號拿出證據來換甲方一號~接下來的劇情就繞著拿證據打轉,甲方一直派人去,但每次去就被打的很慘,還被押住~乙方老大說的好,"是一個一個來送死嗎?" 結果搞到最後證據還是沒給,談判也不疾而終,甲方人馬死傷慘重..... 一集又過去了。到底一開始的目的是為什麼啊,不是談判嗎? 看的真辛苦~

2005-05-12

The Piano soundtrack

生平買過三張電影原聲帶-The Piano《鋼琴師與她的情人》、Léon 《終極追殺令》、The Last Of The Mohicans《大地英豪》。 諷刺的是我從未看過大地英豪,當初會買他是因為聽到旋律很喜歡就買了。該張專輯感覺就是以一主旋律延伸出整個專輯的概念,即使多年後HBO重播大地英豪,卻沒有任何興趣觀看。終極追殺令則真的是衝著該部電影買的,有機會再介紹。 鋼琴師與他的情人由Michael Nyman配樂,整張專輯與該電影十分契合,在各式的鋼琴旋律中,潤飾出女主角艾達的情慾世界。雖然我只記得該部電影的概括情節,但聽到Wild and Distant Shore描繪出遠嫁至紐西蘭的艾達與私生女靠著蓬裙在惡浪打襲的沙灘上度過一夜,Here to There則想起迎娶的過程。Scent of Love是愛苗滋長的引介,All Imperfect Things為離開紐西蘭時,由於鋼琴過重,小船可能沉沒,必須拋棄鋼琴時,艾達故意伸腳纏住綁鋼琴的鐵鍊,與笨重的鋼琴一同沉下海底,不過由於找到了最愛,不再需要鋼琴與外界對話,因此他選擇再次呼吸遊向海面的劇情。整張專輯聽完便是看完了整部電影了。很訝異配樂居然有這樣的功力,讓人在多年後再次聽到這些旋律,在腦中回憶起電影而再次感動。 Michael Nyman並配過 《千鈞一髮》(Gattaca)、《魔法師的寶典》(Prospero's Books)、《玻璃情人》(Carrington)、《淹死老公》(Drowning By Numbers)、《愛情的盡頭》(The End of the Affair)、《廚師、大盜、他的妻子和他的情人》(The Cook,the Thief,his Wife & her Lover)、《繪圖師的合約》(The Draughtsman's Contract)、《餓魔軍官》(Ravenous)、《六天六夜》(Six Days Six Nights)、《奇異果夢遊仙境》(Wonderland)、《超異能快感》(Practical Magic)等片。 曲目:
  1. To the Edge of the Earth
  2. Big My Secret
  3. Wild and Distant Shore
  4.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5. Here to There
  6. Promise
  7. Bed of Ferns
  8. Fling
  9. Scent of Love
  10. Deep into the Forest
  11. Mood That Passes Through You
  12. Lost and Found
  13. Embrace
  14. Little Impulse
  15. Sacrifice
  16. I Clipped Your Wing
  17. Wounded
  18. All Imperfect Things
  19. Dreams of a Journey
Posted by Picasa

2005-05-09

七先生之死

一開始聽到這項消息時,我心中的感覺並不覺得有什麼哀傷的,只是嘆息憂鬱症這項文明病又帶走一條人命了。可能是他在我生命中並未佔有什麼地位,中學時期七先生事績我已無啥記憶,接著模仿呂秀蓮我根本也沒印象。這使我想到電影"楚門的世界"一旦楚門獲得自由達到電影最後的高潮之後,人們也只想轉台找尋其他的刺激而已,藝人的舞台生命就是這樣的短暫,也因此我無法有多少的緬懷。 整件事情深究來說,似乎在我們的身邊都會發生,只不過由於他是名人而被放大檢視罷了。 另一方面,媒體每天不斷地重複播報,時時刻刻都在想盡辦法能挖出題材,但卻也不顧新聞品質,巨細靡遺。連什麼落觀陰、遇鬼傳說都報導出來;追思會的治喪費用需2000萬也未經證實直接上架,怎麼想也不太可能是這種數字啊~為何要這樣耗費我們的耳目呢?每每新聞媒體都以詳盡報導新聞,評斷交給觀眾負責當作擋劍牌,但我們所接受的卻是這般亂七八糟的新聞,或更意有所指的引導輿論,只覺得更令人煩心。因此關掉電視,大致瀏覽網路新聞即可。 P.S. 不過倪家不是說很窮嗎?倪敏然的兒子要買個治喪服居然跑到京華城去買,隨便一件上衣,商家打八折後還要1980元,褲子也是2000多元。我忽然覺得對他們而言,貧窮的定義是否與一般人的標準不同呢?

2005-04-14

Hafa Adai, Guam 後記

原本以為這次到關島是血拼之旅,卻沒想到策略錯誤,因為沒有便宜很多,賣的也都是高價品。原本想買些台灣買不到的美國當地品牌,比方說GAP跟Banana Republic,結果都沒有。對於名牌我也只能望之興嘆。早知道就完全排坐鐺鐺車來個市區觀光,去沙灘,游泳就好了,逛街的話等晚上即可。 來的途中有遇到一位奶奶帶著孫女來,我看行頭可不小,背GUCCI包,身上衣物應該也是名牌,原本以為他是來血拼的,但是他都說自己是來辦事的。後來我們只能猜測他是來買飯店的。他回程的時候,給小費也挺大方的,二十元美金就拿出去了!她也跟我們一樣坐小飛機,到最後他來關島作什麼還是我們心目中的一個謎。另外一起來的還有兩個女生,一個背Bally包,看來也是來血拼的,希望她們是有這個實力,而不是用信用卡換來的。 來關島觀光的日本人可真多,不曉得他們是否一輩子都得來朝聖一次,來的時候要存錢來這邊買名牌,因為消費力實在太驚人。關島的遊樂設施說實在是挺貴的,像我們到PIC就要105美金,晚上看個秀就要65美金,遊艇也是要70幾。可真苦了沒有什麼錢的貧窮男。 出國玩我覺得最討厭的地方是給小費,因為我覺得這是每個人在自己職責上應該要有的本分,不能了解為何需要多付錢。導遊帶你要小費,客房清潔要小費,餐廳用餐要小費。但同行的Agnes說有些人本薪真的很低,只能靠這些小費過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還是情有可原,但還是不太能接受就是了。不過在餐廳給小費倒是有方便的地方,就是美金有算到小數點後兩位,如果要Go Dutch,我們就是付出某個整數,這樣子的話,大家也比較好分攤。 自助是有趣的,因為對於自己的時間掌控的更好,雖然這次功課做的不怎麼樣。但還是不減我出國一定是自助旅行的想法,因為這樣才能更貼近當地的生活,才能遇到各種不同的人,發現不同的事物,這才是旅行有趣的地方。這次同行的人都很好相處,規矩又不會太多,是很好的玩伴。雖然這次還是有遺憾,因為時間不夠的關係,沒有玩的很夠,不過下次如果還要做南島旅遊,比方說帛琉或是塞班,就知道要怎麼玩了。

2005-04-13

Hafa Adai, Guam Day 3 4/9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到早餐吧一看東西都跟前兩天一樣,就沒什麼食慾,隨便吃吃就出門。今天由於四點多的班機,所以等於是二點就要去劃機票,也就是說,我們今天只剩半天可以玩。因此我們就作Shopping Bus到另外一個大賣場GPO(Guam Premier Outlet)逛逛。這個Mall就挺遠的了。說實在的也沒什麼好逛的,有Vitamin World可以看看,美國人還真愛吃維他命,還可以成立商店來賣。不過將近中午的時候,剛好有小朋友組成的莫查洛歌舞秀,免費的唷~雖然不比專業,但跳起來就是有純真的感覺,伴奏的音樂也是很南洋,好舒服的音樂。接著我們就到Mall裡面的美食街用餐,我想念韓國石鍋拌飯的味道,就點這道,但老實說,台灣百貨公司下的韓鶴亭好吃太多了,至少還有烤肉,容器也是鐵鍋。不像拿到的只有蔬菜以及塑膠碗。經驗告訴我們,到了當地還是吃當地食物吧! 下午搭飛機時遇到日本節目料理東西軍的常客,一個搞笑影星,不曉得是誰。還遇到另一個日劇配角八嶋 智人,就是演美女或野獸那個拿V8的,也演過本家之嫁的大哥以及Hero的阿部寬的事務官的那個。不過這邊有個小不愉快的地方。就是我拿到的機票是必須先撘當地人作的螺旋槳小飛機到塞班才能轉大班機,這就算了,我本以為到了塞班,像來程一樣直接到登機門即可。卻沒想到我必須要先出關,出了機場再走到另外一個地方入關,因為我到的是當地人使用的入關處,雖然航廈就在隔壁,再辦些手續即可。但旅行社沒告訴我們須注意。對於這點我就PO上一個討論區,沒想到居然旅行社經理打來,還要賠償500元7-11禮券。總之是希望他們能夠事先告知,並非需要他們賠償。只要他們注意即可。在塞班等候的時候,遇到電眼美女李美鳳,雖然從香港嫁來生了小孩後變胖了。但還是挺漂亮的。

2005-04-12

Hafa Adai, Guam Day 2 4/8

今天決定到對面的PIC(Pacific International Club)渡過,不過一個人要價105美金,昨天下午已請導遊幫忙訂,起床後ㄣㄣ的時候,發現便便是黑色的!一定是昨天的墨魚麵,黑的真徹底。吃完早餐後九點導遊來帶路,先幫我們介紹裡面的設施,我邊走邊想,他今天會不會要小費,因為聽一聽覺得自己走過來訂就好了壓~不需要他幫忙,懷著這種忐忑的心走了一圈,然後他說我們好好的玩,我才鬆了一口氣,PIC是個有自己海灘的度假村,裡面設施很多,有水陸各種活動,玩水活動又包含水池與海上活動,本來覺得105元美金,但活動很多還算值得。我們一開始先用毛巾卡換了毛巾之後就就開始玩。 PIC的工作人員都很活潑,還會拉著你玩活動,我一開始就被拉去玩水上滾輪,但PIC人員真不會故意放水,怎麼玩怎麼輸,我就不想玩了。接著還被拉著玩水上籃球,另外一隊的PIC人員找了四個日本人,其中三個是跟我們同時間進來的,在櫃檯有遇到,我跟Vice, Dave外加兩個PIC人員組成一隊,變成中日對抗,一開始還說不可以潑對方水,不可以勒住對方~結果居然一開始他自己就犯規了。亂潑一通,看來沒有規則就是規則,在水中打籃球超累,根本跑不動~本來打平手,到最後一球,兩邊怎麼打就是不進,終於讓日本隊投進勝利,一分飲恨,接下來還去玩滑水道,還有投籃。接著我們去海上玩獨木舟,順便報名下午的風帆課,在Marine Center(租借海上活動用具的地方),又遇到剛剛打球的那三個日本人。走到沙灘,天啊,沙好細啊!像粉末一樣,踏下去不會有刺痛感,即使沙子進鞋子裡也沒什麼感覺,接著就上獨木舟划船,挺累的,划一下下就得休息,累死了,這時我就想到湯姆漢克斯在浩劫餘生中划船的樣子,這種可真累。不過躺在獨木舟中任由海浪漂打,好悠閒唷~ 最近似乎不是忘記,來的人沒有想像的多,原本夢想穿比基尼的日本妹看的到並不多,有點小幻滅的感覺。 不過玩樂的時間過的特別快,一下子就到中午了,105美元包含中午的PIC Skylight餐廳的Buffet,入座後,發覺韓國人還真多!就懷疑是否韓國人都在PIC,日本人都在血拼了,菜色有很多,有日式的涼麵,韓國的泡菜,以及美式餐點,生啤酒無限量供應,總之菜色不錯,吃的也很飽。 接下來就是上風帆課了,又遇到那三個日本人!這...PIC真小,風帆教練是早上拉我們打籃球的PIC人員,他叫Jesse,學員中有人說這是女生的名字吧?他就小生氣。呵呵。這是第一次玩風帆,先在陸地上教學,有一堆步驟要記,挺難的。接著到水中後要拉起風帆還真重,因為還有進水的關係,拉起來一下子就倒了。十次能有一次成功就不錯了,不過拉起來後如果有風的話就很爽,我沒想到風帆行進可以這麼快,到最後還是得靠自己的平衡感才能繼續,我有成功轉過一次彎,但後來玩的太爽,被叫回來才發現離岸太遠了,只得慢慢的划回去。接著想報名與魚共游的活動,但太晚了場次已經結束。時間真的過的太快了,下午再去玩回力球以及射箭,又遇到那三個日本人!好吧,PIC真的很小,借用具的韓國人挺帥的,我看了一下牌子是寫Student Interm。真好,以前在大學時期怎麼沒有這種打工機會可以參加?借來的襪子居然是粉紅色的,怪怪的。回力球很累,射箭射了兩回合,第一回合我拿到十分,但第二回合都射的太高了,結果輸給了韓國人。沒有拿到用貝殼串成的金牌項鍊很不甘心啊~ 這時已經晚上五六點了,我們也就回對面的飯店去吃另外一間有名的餐廳-Tony Roma's,招牌是肋排,我們點了勒排,但為了拿到美食護照的烤冰淇淋,所以另外點了一份烤雞。隔壁桌的日本人每個人都點他今天的推薦Menu,懷疑是否是不會點,然後就任由服務生擺佈啊?因為連飲料都一模一樣。這樣出國玩也挺慘的。他的肋排挺不錯的,也是推薦來關島可以吃的東西之一。吃飯的時候,不時傳來服務生祝賀生日唱的歌,我們不禁又懷疑是不是生日有優惠,因為未免也太多人生日了吧? 為了避免昨天晚上大家都睡著,導致沒有夜生活的烏龍,我們吃完飯就直接往街上走,免得一躺在床上又睡著。可愛的DFS Taxi絕招又用上場了,夜晚來逛街比較好,畢竟天氣比較涼爽,途中還經過兩座大鋼塔組起來的遊樂設施,原來是有個圓形的東西,被兩條橡皮筋接到鋼塔的頂端,等底下一放掉就彈來彈去的,超刺激,在底下都可以聽到坐在上面的人的尖叫聲,這天晚上是Friday Nite,街上可以看到有很多年輕人可能要去PUb或是Disco,這才是夜生活啊!還在DFS裡面遇到日本前摔角手豬木~另外還走到K-Mart,這邊就比較貼近關島人的生活,賣的東西都很生活化,只不過還是又有日文標籤.......還看到我前天買的防曬油,一看價格臉都綠了,便宜一塊多,第一天應該先來這邊買東西的!還看到許多在台灣看不到的商品,比方說用吃的歐蕾啦。善存也比台灣便宜,我們就買了台灣買不到的Bud Light啤酒,邊喝酒邊走回飯店,在飯店裡玩撲克牌結束這一天。

2005-04-11

Hafa Adai, Guam Day 1 4/7

Hafa Adai, 這是到關島後學的第一句關島話,意思跟夏威夷的Aloha是一樣的。這是在第一天早上的市區觀光學到的,也在這句話之後展開關島二天半的旅程。同事Vince找了他前同事Agnes以及另外一位同事Dave,我一行四人參加萬事達卡的專案,機加酒以及兵稅機場稅加起來大約一萬二。不過到達關島也是困難重重,一方面是因為飛關島的班機只有晚上的班機,途中還要在塞班轉機,轉機並非只是等待,而是還要經過塞班海關安檢,有緝毒犬跟檢測門伺候,到了關島之後,排到的通關人員又是最龜毛的,全部的人都已經出去了,只剩我們幾個人,結果在通關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踏出關島機場門口已經是六點多快天亮了。導遊ROY來接我們先到飯店放置行李兼吃早餐,我們此次入住的是皇家蘭花飯店(皇蘭),可能是因為華人經營,所以早餐還有稀飯可以選擇,大致上非常的美式-沙拉、鬆餅、培根,牛奶等。由於十一點才能Check in,所以早上就是由導遊帶著作市區觀光,由於舟車勞頓帶來的疲憊以及對關島的歷史文物沒什麼興趣,整個早上幾乎都是在半夢半醒中度過的。途中參觀關島的自由女神像,也不曉得是誰做的,比例可笑到不行,應該說是紐約自由女神的Q版,不但作工粗糙,上半身還算正常,下半身短的可以。這也能當名勝,實在了不起。查摩洛古蹟則是3x2排列的六塊大石,主要為茅屋基座,但似乎還有宗教意涵。接著來到島上的信仰中心聖母馬利亞教堂,關島人信奉天主教,時值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去世,所以島上的旗幟降半旗以示哀悼,教堂內我覺得不像在歐洲看到的教堂富麗堂皇,反而很溫馨,主講台下是由大理石砌成,底下有埋人,所以還不能亂踩上去。教堂外的街道還有若望保祿二世的銅像,據說銅像建立的時候,島上的居民都希望教宗的臉可以朝向自己,但人的臉只有一面,哪能辦的到。吵了很久,最後解決的方式,是在銅像基座設立時鐘,銅像一天旋轉一圈才皆大歡喜,哈,真佩服想出方法的人,另外在教堂另一方還有西班牙統治時期的舊總督府,還有個亭子叫巧克力亭,因為總督夫人愛在該亭子招待來賓巧克力,可能是這樣,島上的名產是巧克力吧?最後到達情人岬,這是島上最熱鬧的地方杜夢灣(Tumon Bay)的最北端,可以俯瞰整個飯店度假村林立的杜夢灣,但上觀景台要三元美金,覺得浪費錢就不去了。當地還有個幸福鐘,據說敲鐘未婚可以找到幸福,已婚可以有愛的結晶,同行的Vince敲了三下,這....... 時間已近將近中午,我們就在情人岬下來的密克羅尼西亞shopping mall用餐,密克羅尼西亞中有梅西百貨(Macy's),裡面賣的Levi's是我看過最便宜的,一條折合台幣大約一千元,喜歡Levi's的人來關島不可錯過。我找了美食街中類似麥當勞的Taco Bell解決中餐,這是抵達後第一次使用美金,最糟糕的是不會點,太久沒用英文也沒出國,連外帶怎麼說都不知道,而且覺得好貴,因為圖示只有漢堡的照片,本以為這塊漢堡就要七塊半美金,後來才發現薯條與飲料內附在內,但是這是Normal Size,加大都要錢,為了發揮貧窮男的本事,就點這個吧,拿到才發現,這是美國SIZE吧?!怎麼這麼大!飲料杯幾乎就是台灣的最大杯了,這還是Normal Size,我不能想像是否Large Size就跟肯德基的外帶雞塊桶一樣大了,外帶回飯店(這幾天住皇家蘭花飯店)後用餐小睡一下,下午我們就搭Taxi到DFS(Duty Free Shop)週邊逛逛,這邊有個小技巧,就是可以在飯店外排班的Taxi表明要去DFS,抵達後司機會跟DFS的Inforamtion Center刷個卡即可免費,因此我們都是這樣到鬧區的。DFS裡面賣的當然都是名牌貨,貧窮男怎麼會買這種東西,只能隨意逛逛,還到香水區噴了一圈,龜毛個性發作,結果什麼都沒買,我想店員一定很恨我吧,來這邊就看到了日本人的消費實力,關島光是賺日本人的生意就夠了,DFS裡面幾乎都是日本人,每個人手上都是提著幾大包的名牌的外袋,而且店員都會講日文,街道上的各個商店都有日文標示,街上的車幾乎也都是日本車,Toyota最多,再來是Nissan,Mitsubishi則很少,美國車很少,歐洲車更是少見的可以。覺得這邊不知道是日本還是美國的領土。離開沒啥東西可買的DFS,就到隔壁的JP Store購買伴手禮,裡面的Diesel專櫃是新的,但看了價格標籤算了一下,只比台灣便宜台幣一千元左右,貧窮男還是買不起。而且Size難找,這裡畢竟是觀光區吧!至少要配合亞洲人啊,怎麼盡是剩下一些大Size。最後買了島上的名產巧克力內包夏威夷豆當作送朋友的禮物。接著去逛島上到處都有的ABC Store,算是便利商店,不過可能在觀光區,因此裡面幾乎都是做觀光客的生意,擺的東西也都是紀念品以及一些旅人要用的東西,只不過情趣用品居然佔了一櫃,哈~關島真是浪漫的地方啊。我只買了沐浴鹽當晚上享受用。 回到皇蘭飯店後就到飯店內的Capricciosa用餐,Capricciosa是間義大利料理餐廳,行前作功課時,很多人都推薦這家餐廳,因此我們當然不會錯過必點的墨魚汁麵,再加上專案附贈的關島美食護照推薦千層麵與海鮮披薩以及美食護照贈送冰淇淋的Coupon。墨魚麵一拿來真是....大!四個人吃這個就夠了,而且真的是淋上厚厚的墨魚汁,而非在和麵的時候已把墨魚汁裹在麵裡,反正整碗都黑黑的,不曉得裡面是否還有其他料,我後來有吃到花枝就是了,每個人吃完第一口後嘴巴都是黑的了,還留影紀念。隔壁桌剛坐下的台灣夫婦不曉得是不是看到我們這樣挺好玩的,只點這道菜。其中先生居然用筷子吃麵之後再請服務生幫忙照,真怕每個台灣人來這邊都會這樣做。千層麵有點像麵糊,但味道很棒,披薩也很夠味。最後上四球冰淇淋,我懷疑挖冰淇淋的工具是訂做的,每球都有拳頭大,總之四個人吃的很撑,建議來關島一定要來這家餐廳試試,回到房間後迫不急待準備泡澡,結果沐浴鹽好像沒有作用,一包全下還是覺得沒有味道,更沒有想像中的泡泡,而且關島又熱,泡完整個人熱的要死,完全失策。躺看中天亞洲台看到睡著,原本晚上排的行程就沒了,渡過了第一天,沒辦法,晚上作飛機真的太累了。

2005-03-07

阿信與145元

今天收到薪條啦,發現被扣事假145元,這是某天遲到得到的結果,那跟阿信有什麼關係呢?阿信指的可不是樂團主唱,而是目前緯來日本台每天早上八點到九點重播的"阿信",我其實七點多就弄得差不多了,但為了看戲,還是會撐到快來不及才出門。這齣戲已經重播很多次了,但當時年紀小不喜歡看這類講以前有多苦,有多難的生活。直到最近生活茫然無措,偶然轉台看了就入迷了,也因此那陣子每天都在趕九點刷卡,因為我都算的好好的,由於住在公司附近,所以只要八點四十五分出門是保險的,但超過之後就是靠老天保佑了,保佑不要遇到紅燈,保佑早餐店老闆不要手腳慢,保佑路上不要有小狗霸路....,我想遲到的那天,應該就是那件事情害的了-一台老舊的Benz。在往公司的路上有個十字路口沒有紅綠燈,但偏偏往來車輛很多,那天算是幸運,沒什麼車,但此時就是有台Benz 280SEL,車齡應超過十年以上,這時候居然像是逛大街的慢慢晃?!不曉得是故意的,還是車就是這麼爛?開的很慢,讓我過也不是,不過也不是,就這樣害我浪費了一分鐘的時間,趕到公司一看已經是九點零一分了,超尷尬的時間...... 這就是阿信與145元的關係,現在還是每天每天繼續看著,不過還是得忍痛不看到最後,所以每天看的時候還是會有些銜接不上。我最近看的時候已經看到阿信要當婆婆了,當時一直在吵開超市的事情,結果隔一天再看,阿信已經當了奶奶了,田倉超市也要開分店了。不過他們是富貴險中求,向銀行貸款開分店,雖然感覺上奮鬥努力就有成果,但總體而言,我覺得還是順利了點,人生哪有這麼好,只要努力就會成功?我老是在擔心田倉超市會遭人縱火,其他商店聯合打擊等。但目前看起來是沒有,這是因為昭和三四十年代(約1960-1970)當時的情形

2005-02-01

義大利麵

一直很想挑戰義大利料理。一方面是自己愛吃,另一方面自己一直挑戰中式料理也沒什麼意思。因此便買來義大利直麵以及兩包特價53元的義大利肉醬嘗試,買現成的肉醬是因為自己還沒弄過,要找齊那些那些醬料中的材料也不容易,因此先以煮好義大利麵為目標。 義大利麵還沒煮之前都是乾乾扁扁的,先煮沸一鍋水,再下麵,但怎麼看都覺得這應該不夠我吃吧,就繼續再加麵,丟些鹽巴下去。老實說,實在不好煮,因為義大利麵超難熟,讓一下節儉的我想到瓦斯費就痛,另一方面由於加鹽的關係,沸點一下子就到了,因此水常滾出來,搞到一團糟,麵還是沒熟,到最後實在受不了,就吃似乎有不熟的麵了,而且量不會掌握,第一次吃的真撐~ 第二次學聰明了。我最大利器就是電鍋!我想麵這麼難熟,靠電鍋穩妥當,因此先煮鍋熱水倒入電鍋,把適量的麵擺好,加入鹽巴以及幾滴橄欖油,外鍋加入兩個量杯的水,就不管他了。這次的結果是有煮熟,但似乎熟過頭,喪失原有的風味,因此下次加一量杯的水試試看。接著拿芝司樂起司片開始伴,看著起司逐漸溶化與麵和在一起,心裡想著這一定很好吃,再撕火腿灑上,只差沒有香料了。味道其實還算不錯。 希望第三次能煮出像樣的

2005-01-31

30年

去年年底吧,想到自己年齡的十位數,已經要邁入另外一個階段,跳這麼一級一點也不像十歲、二十歲的樣子。二十年前還是國小吧?十年前還是個大學生吧?但當時並不會有什麼青春易逝,年華老去的感覺,只不過是又增長了一歲.... 但這次就不同了,老是會想到在這個階段,我是不是應該早就該擁有什麼?跟其他人比較起來,我是不是過的不怎麼順遂,沒有百萬存款,沒有車,沒有房子,似乎什麼都沒有。幾乎天天失眠。 但越靠近這個日子,不知不覺地,越來越覺得坦然。之前講到年齡不自覺的會吞吞吐吐,不太敢承認自己的年齡,但現在我卻能微笑以對,對於之前的疑慮我不再去想。我想,時光不能重來,過去早已過去。而過去的日子並不是沒有留下什麼,只要記得曾有的快樂,悲傷自動去除。過去作過的,所學的對自己一定有幫助,我想開了,心變柔軟了,日子也變的不這麼的苦。 今天晚上我是怎麼過的?加完班回到租屋地已經九點,打開冰箱,隨便找了些東西,切了金針菇、火腿、罐頭鳳梨片,炒了一盤炒飯,只可惜沒有肉鬆,否則就是一盤夏威夷炒飯了,打開電視,靜靜地吃光。我想,這是屬於一個人的幸福。 嗯,再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三十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