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4

高鐵很慢

倒也不是真的很慢,只是想紀錄前些日子,我人生旅程重要的一個事件,想到的題目。

9/2

下午五點過後開完一個會議出來,看到手機顯示八通未接來電,是大姐撥來的,心中燃起不詳的念頭。趕緊回撥,她說醫院通知我媽血壓下降,她正趕往醫院了解情況。六點多,我二姐打來,要我以最快的速度回高雄。請假後,我趕忙前往高鐵板橋車站,但住處到板橋坐車也要將近四十分鐘的時間。

七點,再接到來電,知道我才剛到板橋,話筒的另外一端傳來急切無奈的聲音,說怎麼才到板橋,快一點....

坐上19:15的高鐵,到高雄也要到21:06了,即使已經幾乎是台灣最快的交通工具,但我還是好想要有小叮噹的任意門。由於高鐵前進速度快,收訊不良,深怕因此而錯失了任何訊息,或是來不及見最後一面。心頭的焦急可想而知。

20:06到台中短暫的停留,趕緊撥電話,此時二姐的語氣已不像是晚上7點時的樣子,當時不確定是否已脫離險境,只是鬆了一口氣。

途中眼淚總是不停地落下,鄰座的人在小憩沒看到我的樣子,無數個念頭不停地轉動,不是說手術很順利嗎?觀察個一兩天就可以拔掉呼吸器轉普通病房。開始回想起跟我媽最後講話是什麼時候,想想卻是投藥後兩天,聽到精神與好多了的媽媽。開刀前卻因為太晚撥電話而錯過了,之後只見到我媽在加護病房內不能說話,搖頭點頭,因為痛苦而全身顫抖的樣子。

9點後到了醫院,進去加護病房一看.....原本因為生病而消瘦的身體,因為無法排洩而全身水腫,眼中泛著淚光,那淚光不知道是因為痛苦?傷心?不捨?不甘願而來的~因血壓低也無法經由透析(洗腎)排出。據醫生的說法,現在儀器顯示的已不是正確的數據,能夠救的回來的機會很渺茫,不忍心見到我媽這樣,已想放棄急救,讓我媽好好地去,舅舅希望繼續努力,期待奇蹟出現。當晚睡在醫院的椅子上等待奇蹟.....

9/3

8點多,再度進入加護病房探視,原先腫脹的地方已經開始出現瘀血情形,跟主治醫師討論,得知消化系統內出血,導致血壓下降,因此無法透析。同意照胃鏡,看是否可以使用胃鏡止血。下午一點多,再度進入加護病房,醫師告知出血處無法止血,當時我媽嘴巴附近都是血漬,全身鼓起,那種模樣實在叫人不忍。情況更生惡化,看來已經沒有希望了,想著就讓我媽好好的去吧,我們要求不電不壓,不要讓我媽往生的那麼痛苦。登時我趕忙去拿往生時要披著的衣服,拿到之後,慌亂的想走回加護病房,但是當時怎麼走都回不到..這家醫院幹麻設計的這麼複雜!..進去後,見到儀器上顯示心跳為0,血壓?那代表心跳的線成一直線.....只剩胸部因呼吸管灌入的氧氣而起伏......當時下午2:15分

=======================================================

事情來的很快,快的讓人措手不及,接連著彷彿被牽著鼻子走的人,許多後事要處理,接踵而來要做的事項記也記不住,有很多禁忌、也要想著要通知哪些親友,拜拜的步驟.....當時感想,覺得慎終追遠,就是要讓你忙碌到沒有辦法想太多。否則一旦停下來,就會開始想東想西,悲傷無由而生,本想快點結束,因為老是會想像到棺材裡的大體開始流出體液腐爛,只不過礙於習俗,必須等待頭七後做法會,看日子進行告別式,硬是拖到快兩個禮拜,雖然這已經是算快的了。

收拾心情,搭著高鐵回北部,只是這次不同於上次的心情,但還是一樣嫌高鐵好慢,因為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只能任由思緒飛馳,想起種種往事,不由自主地不停流著眼淚。我也忘不了入棺前,我媽的大體穿著鳳仙裝,我幫他的右手戴上金手環時,她手上傳來的冰冷以及虛無的空洞。

=======================================================

離開了傷心地,能夠聯想的事情就有限了。若現在在故鄉,附近的情景、鄰人都會讓我想起我媽。所以不在故鄉的我,復原的算快吧,雖然最近好像有點閑不下來.....我媽往生的前兩天,我也很感謝我的朋友們,能夠接受我的電話騷擾,讓我說出一些心中的感覺,也來參加告別式,也有簡訊傳來替我加油。我媽的鄰居、朋友來的不多,因為怕因此犯沖,我不懂這些老一輩的人為何有這些諸多禁忌?送一個認識幾十年的人最後一程,好好的懷念不是很好嗎?但我想其實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這些人如此,怕的是萬一真的有事,會牽拖到來到這陰寒之地的關係,所以我並不會因此埋怨這些人,因為個人想法不同。

======================================================

我最感謝我媽的事情,是幾乎我做的任何決定,他都能夠支持,想買車子,想北上工作,想出國體驗。雖然她是那種愛瞎操心的人,但還是會放我去做。雖然期間他也希望我的人生方向照他意思做,但大體上還是照我的意志去走。我媽又是那種不愛讓人煩惱的好媽媽,很多事情都自己扛起,在今年病發時都會想著往後的醫療費用只會讓我們負擔沉重而想尋死,連往生時都不要讓我們太累,也早已把一些事情都處理好。折紙蓮花的過程中,與哥哥姊姊聊天,聊起一些往事,也能從不同觀點來看同一件我們共同經歷過的事情。這輩子不知道有什麼時刻像當時,會講那麼多話?

俗話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雖然如此,但無論做的再多,遺憾還是有的。我想盡最大的孝道,應該是承諾著好好地繼續人生旅途,讓我媽能夠放下生前的擔憂、煩惱。畢竟晚年其實她過的不快樂,歷經了久病纏身、家中變故、窮困陰影,現在能夠好好地休息了。而且痛苦的時間也短,未嘗不是件好事。我不想往後看,那只會有無盡的遺憾。不想活在那種氛圍,就只能繼續往前走~

 

註:這篇文章寫了一直呆在我的電腦裡,只是不放的話,似乎找不到繼續寫網誌的理由,因此還是放上來了。